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花吐症

"Norge"这个词是森绿而泛着幽蓝的,听起来就像是十字路上的脚步声,周围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

诺威也是这样。而且比起他的名字多了些什么。幽蓝深邃的眼眸中隐约可以嗅到欧石楠的芬芳。耳边闪耀的十字发卡是长笛的清脆柔和的吹奏。还有些其他什么的,那种透着粉红的朝霞一般的东西,却更加的浓郁而深沉。那些东西吸引着我。

"ice."他开口叫我。他的声音空灵而沙哑,就像妖精翅膀摩擦发出的细微声响,并且透着蓝盈盈的光亮。"叫哥哥。"

"不叫。"说完便转过头,以防自己脸上微微的红晕被他察觉,以及他眼里的失望。

"我要走了,照顾好自己。远航的船在蔚蓝的北海上漾开一道长长的镶着翻滚白边的路,似乎顺着它就可以再次见到诺威。朝阳的下落在将海平面和天际融会在一起,桃红,深紫,血红。喉咙似乎随着这片浓墨重彩的景色隐隐发疼,忍不住咳嗽起来。似乎有什么不可抵挡的东西呼之欲出却又让人感到那么的脆弱无力,蜷缩在喉咙里微微颤动着,随着心跳。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很久了。本来已经习以为常,最近却愈发强烈起来。大概像是慢性病症,在沉默中爆发最后无力回天。咳嗽越发强烈没有停止的趋势,一股甜腻席卷了自己的感官却又愈发的苦涩起来。松开了紧捂住嘴的手,上面铺满了朝霞一般的欧石楠花瓣,桃红,深紫,甚至粘上了自己的血,鲜艳而妖媚。

这是欧石楠的花瓣,最接近那个人的花。

                                                                                -TBC

大概会有后续。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