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梗为本家之前的更新,帕芬拟人。】

窗外起伏的白线逐渐被玻璃上凝结的冰霜模糊,变成白茫一片。寒风的呼啸声被窗户阻隔,耳边只剩偶尔翻动书页带来的沙沙声。安静的有些不可思议。微蹙眉阖上书页轻抚厚重的木质封面,指腹顺着木纹细细摩挲着同时侧耳聆听——真的安静极了。[帕芬?]试探性的向着空旷的房间内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出去玩了吗?会不会被其他人抓去做成帕芬干了?]喃喃自语着思考着各种可能性。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大概不会有人想吃会说话的帕芬。]凭着平日的了解思索着并逐一推翻了刚才的猜测,渐渐放下心来重新翻开书继续读起刚才的内容。耳边突然传来啪嗒声打破了屋内的寂静,随之传来了熟悉的聒噪嚷叫充斥着整个空间,声源不是那只鸟。抬眼瞥见一个身着白衬衫黑马甲的黑发男子,领口处系着和帕芬一样的蝴蝶结——他的神态和气质和帕芬一摸一样。感到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头疼,在对方神情得意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轻叹了口气挑眉无奈地看向他率先下了逐客令[帕芬倒是可以同住,人类的男人就不行,可以回去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