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自拟佛罗伦萨.

城市:佛罗伦萨(Firenze)

姓名:洛多维科·美第奇(Lodovico·Medici)

性别:男

年龄:23 (实际年龄2000+,公元前59年建成)

身高:176

外貌服饰:栗色的浓密短发微卷,似乎未经刻意打理而恰到好处的覆盖过耳朵。眼眶深邃,温润的橄榄绿眸色在暖色调的城市中格外显眼。五官较为立体,轮廓分明而不锐利,长相不算特别出众但是耐看。右手戴着一只雕刻着鸢尾花图案的三色金手镯(象征百花之都的美誉和圣母百花大教堂)平日穿衣风格多为休闲系,偏好暖色调但是不喜欢过于鲜艳的颜色搭配。上衣多为男式衬衫和西装。偶尔会在领带上来点小创意,最喜欢的领带夹是维奇奥老桥的形状。下身多为长裤和西装裤。皮鞋都是手工定制,虽然更在意舒适度但是一般都为时下较为新潮的款式。在意自身的整洁,尽量不会让皮鞋落灰。

*对待工作严谨认真,尤其在金融业和商业上的运作上周到细致。(佛罗伦萨不同于其他意大利人的理性商业和对产品质量的苛求)但不是个严肃的人。更多的时候显得温和有礼。待人接物热情周到,很乐意为前来旅游的游客带路和介绍自己家的文化历史。(佛罗伦萨真正的资源是旅游业)尤其对于可爱的姑娘,不会吝啬动听的情话,但仅仅出于尊重。领导和管理能力出色,能在战争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做并出准确的决策(佛罗伦萨长期占领托斯卡纳大部分地区且带动占领区发展,意独战时当过意大利五年的首都)但是并不喜欢当个领导者,自认为是个艺术家,因此有些自命清高不过表面上却给人随和的感觉。富有创意,在珠宝设计方面有独到的眼光。(佛罗伦萨出色的珠宝业)有些念旧,在意对旧物的保养,并且常常怀念过去,尤其是文艺复兴时代。

*比自己的国/家年长,曾经教过他们书写。(佛罗伦萨方言是现在统一意大利语的基础,多作为书面语)。个性更像北意人(佛罗伦萨属于意大利中部,靠北,统一前属北意大利,并且文化上更接近北方)。十分尊重罗马帝国,认为罗马帝国对自己有培育之恩(由罗马帝国殖民据点发展而来),市区仍保持古罗马时期的格局。敬重美第奇家族,提起美第奇时总是带着敬意,认为如果没有美第奇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家里保存了很多美第奇家族遗留下来的艺术品(市容自文艺复兴没有多大改变)。与威尼斯、米兰关系不错,对于他们/她们的艺术风格与自己的不同之处也十分欣赏。喜欢在一起交流艺术(佛罗伦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与威尼斯双年展、米兰三年展并称意大利三大艺术展。)对法国人有轻微的厌恶,不过出于礼貌不会在表面流露出来,但是会稍显冷淡(法国长期以来对意大利的侵略,以及拿破仑曾经占领佛罗伦萨并强制佛罗伦萨人更改市徽,但是佛罗伦萨人并未执行)因为过去的阴影对德国人没什么好感,同时认为德国人没什么艺术细胞,除了经济上并不愿与德国人有其他往来。(二战时期德军对佛罗伦萨的侵略)

*身为欧洲的艺术中心和文艺复兴发源地,艺术素养非常的高,"佛罗伦萨郊区的牧童都能画得一手好素描"。但自身更热衷于艺术鉴赏,家里收藏了众多的艺术品,只是偶尔会拿起笔,绘画风格偏向佛罗伦萨画派。喜欢歌剧,每周都会尽量空出时间去一次歌剧院。(佛罗伦萨是歌剧发源地。)会在早餐时喝一杯卡布奇诺来保持一天的精神。工作之余会沿着阿诺河边散步,直到最后一丝阳光沉入地面。

*信奉天主教,会在周日到教堂做礼拜,但并不赞成天主教一些近乎苦修的行为和繁琐的规定。

*最近逐渐对中国文化发生了兴趣,尤其是国画方面,对与自己家偏写实风格的油画截然不同的写意画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并不太喜欢"翡冷翠"这个名字,认为其太过冷艳,但是因为更接近意大利原文Firenze倒也乐于接受。(旧译,为徐志摩翻译)。和上海、宁波关系不错,除了工作往来私底下常常交流互相间的文化(和上海、宁波是友好城市)。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