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生贺,冰第一人称,书信。

致贝瓦尔德:

       生日快乐,贝瓦。(你知道我更喜欢这么叫你)
       虽然提诺非常希望我们能在你生日的时候聚一次,就像那次你们给我过生日。但是抱歉,我大概来不了了,只能用这种形式表达对你的祝福。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记得那时我还很小,只能勉强够着你家的壁炉。我还记得上面摆放着很多有趣的小木雕,我好奇的看着,然后你拿下了其中一个摆弄给我看,我当时应该很高兴。不...我想我大概是被吓哭了。【这句话自行脑补被几条直线重重划去的效果。】后来临走时你送了我一个胡桃夹子,我现在还留着。不过它已经掉漆了,我准备重新给它漆上颜色,蓝色底黄十字怎么?
       好了,不开玩笑了。
       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着我写信,所以把帕芬赶出了书房。现在它在门外不停的叫嚷,我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只能重新开始。
      幼时我一直觉得你严肃的可怕,是个怪人。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是个有趣而且靠的住的人。dan听见这句话一定会大呼小叫,不是吗?我喜欢你制作的那些木制家具,那些没有长短不齐的木块经过简单的拼接就变成了艺术品,即使它们廉价,但这不妨碍它们的美妙。你偶尔也会打趣我,虽然这偶尔令我有点无奈。另外,我很高兴你不像nor他们一样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而是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在深夜写信似乎能让感情更加流畅的付诸笔端,平日里我根本不会跟你说这些。别担心我的睡眠。
      直到阳光爬上我的书桌我才发觉天亮了。北欧的白天越来越长。虽然我们最近过得都不怎么好,但是你瞧,我们终于熬过了漫长的极夜。窗外的三色堇已经长出了花蕾,我想斯堪的纳维亚的铃兰早已开放了吧,我喜欢那种花。提诺他们一定很惊讶我们意外的关系不错,nor甚至认为我至今还害怕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对这封来信保密,我不想看到他们大惊小怪。这是男人的约定。
       最后说一次,生日快乐。

pa:我把自己刻的木雕帕芬跟信一起寄出去了,帕芬很不满意,但是我希望你能喜欢。

                                                            艾斯兰
                                                             2015.6.6

———————————————————

6.6生贺,感觉完全不像艾斯兰。话少的角色要写信真的很难,而且不能加上一些擅长的描写。
私心打上典冰的tag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