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双冰对戏,存着有空改。

异冰-Ives,雨酌
常冰-Iceland,博主

Ives:路灯发黄的光芒照射在那仅有的一小片地方,街头的死角恰好在它的照射范围外.倚靠在那拐角的墙上,透过路灯光看着前方.[今天晚上气温不错。]有些放松似得呼出口气,听着隔壁街道的争吵声,或者说是马路上的警笛声.(还真是够有毅力,大晚了上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拿出一根点燃,轻轻吸一口再吐出那灰色缥缈的烟雾.注意到街道的那一头出现了一个人影,嘴角上扬.[真是穷追不舍。]压着嗓子朝着那人说着.将香烟扔到地上,踩着它顺便让它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整理了一下衣服.(倒真是些可爱的家伙。)抿唇轻笑着.[晚上好呀。]走到那路灯下,再伸出手朝他挥一挥打个招呼.

Iceland:刺骨寒风灌进脖颈不得不拉过围巾裹的更紧。划开手中的屏幕凭着仅有的亮光仔细阅读着上面的讯息,通缉令上的人像模糊不清,看着上面的人努力辨认着,眉头渐渐皱紧[这个人...长得真眼熟]远方昏黄的路灯在灰暗的街道划分出一小块温暖的区域吸引着自己向前。握紧手机快步向前走进却发现有人已经先自己一步到来。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礼节性微笑,看清眼前的人觉得有些眼熟,脑内快速运转试图将人跟某个熟人联系起来,试探性的叫出他的名字[Ives?好久不见。]

Ives:一只手早已伸入口袋摸着那把枪,不过定睛一看面前的人挺眼熟,听着他叫出自己名字以后更加确认了他的身份.[我想你应该是Iceland没错,晚上好。]眯眼瞟了一眼他手里东西上的通缉令,没错那是自己.(让我看看你想干些什么老朋友。)那只本准备拿枪的手放弃了那个动作,让他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手上什么也没有.[啊让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试探性的发问,分析了几种可能性,相对应的行动也完全想好。稍微收敛了一下笑容,冬天的风冷的刺骨,不过这可不会影响自己的大脑的分析。

Iceland:听见他的话确认自己没有认错表情逐渐放松。[晚上好。]随手将手机屏幕嗯灭装进上衣口袋,抬眼刚好对上他的目光心中突然一凛。通缉令上模糊的容貌特征逐渐清晰起来与眼前的人一一对应。控制着自己没有流露出情绪的波动恢复以前的淡漠[我准备回家,你呢?这么久没回来,准备干什么?]竭力使大脑快速运转起来应对眼前的状况,垂手装作不经意的轻抚腰侧确认手枪的位置。盯着他的眼睛以便预测他下一步的行动[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那次我们瞒着nor他们去火山口的事。]装作闲聊的样子试图分散他的注意

Ives:注意着他的动作,既然刚才看着通缉令想必他也明白那个是自己。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但是也可想而知面前这人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运气.[这么晚回家啊,]有点出自好朋友的担心[这么晚真该小心一点呢]他做着仿佛十分正常的动作,不过,起来正常的全部绝对不正常,干这行久了便出来了经验.[我当然是来回顾快乐时光,挺想念的。]耸耸肩告诉他.(顺便问候一下一直想要搞死我的人)不过这倒是句实话.[当然记得,记得特别清楚的就是之后还被他们说了。]轻笑着说着同时不忘观察他的举动.

Iceland:[是啊,据说最近有个通缉犯到这来了,你有注意到什么异常吗?]刻意提起通缉令的事借机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不过那张通缉令上的人实在太过模糊,估计是抓不到了。]垂眸装作移开视线仅用眼角余光继续观察着他试图打消他的怀疑。[然后我们被罚一个月不许出门,那段日子真够无聊的。]接着他的话往下说,视线沿着脚下被灯光染成暖黄的地面一路延伸开来投向外面灰黑的路面,警察局似乎在附近。眯眼思索了会转头转头对他说[Ives,你大概已经记不清这里了,我送你去最近的旅馆?]迈出一步走出路灯的照射范围同时悄然伸手握紧腰侧的手枪。

Ives:听见通缉犯这个词心里差不多明白眼前的人准备干什么了.[你觉得我会知道什么吗?]摊手有点遗憾的看着他.[你们不应该可以搞到高清照片吗?不过我是不是应该祝你们早日抓到?]有点为他感到有点遗憾.[那还真是心疼你们。]稍微往后退出一小步时候向后退一步一边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小动作,一边听着隔壁警笛渐渐减弱直到没有,直到他转头,迅速抓着墙上凸起的砖块翻上去在翻向隔壁漆黑的街道时对着他笑了笑[祝你们早日抓到我咯。]然后便消失在墙的另一头.

Iceland:自己的邀请落了空。见他开始后退察觉到他似乎准备逃跑。掏出上枪对准他右胸处迅速开了一枪,手却不听使唤的发抖以致略微偏移打在墙上「果然还是不能亲手击毙他吗」皱眉仰起头看向他啧了声,不再压抑着情感大声向他吼了出来「Ives,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随着他翻过墙头脚步声渐行渐远,轻叹了口气拿出隐藏在上衣下的对讲机「nor,他向你们那边去了,请别手下留情。」说完收起对讲机将视线投向方才两人站立的昏黄路灯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