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电台主持AU

雨水在伞沿凝结成滴滴水珠串起仿佛止不住的眼泪,平日身边海鸟的聒噪被溅落在白色雨靴上发出啪嗒声响取代。伞面雨滴敲击出的鼓点越发密集,不禁加快了脚步穿过这片雨幕。快步行至工作的电台大厦下匆匆推开门,顺着明亮整洁的走廊轻车熟路走到播音室,关上门的一瞬淅淅沥沥的雨声被悉数阻隔在屋外。
自己主持这个深夜的电台节目已有五年之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想到即将开始的工作不禁微蹙起眉,人们大同小异的深夜来电已渐渐使自己腻烦。感情问题,日常琐事,而自己其实并不善于与人交谈,还好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
轻舒了口气将耳机戴好,将话筒调至合适的位置等待节目开始。透过半掩着的窗帘隐约可见被雨水模糊的灯火,此时的播音室像个巨大的水族箱,自己则是遨游在其中的一尾蓝鲸,寂静如海水一般笼罩着自己。即使与听众的交谈也不过像是隔了层玻璃的气泡,永远也不会接触到对方,这就是自己坚持这份工作的原因,这份隔离感。演播室的机器像是要打破寂静似的闪了闪亮着的红灯,节目开始时固定的音乐在耳机中奏响,深吸了口气随着舒缓的旋律缓缓开口,一如既往的清冷语调。

”晚上好,欢迎收听今晚的电台,我是主播艾斯兰。雨夜总是让人感到孤独,这份孤独说不定会被明天清晨的阳光所化解。然而今天故事中的主角却始终孤独着。”
微微捂紧了耳机确保通话良好,闭上眼仿佛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以平缓的语调开始讲述着今天的节目故事。

”她是一只叫‘Alice’的鲸鱼,她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Alice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她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

”原因是这只孤独的鲸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的鲸频率只有15~25赫兹,她的频率一直是与众不同的。

”但她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歌唱,她同时也鼓舞着每一颗孤独的心,鼓舞着他们继续歌唱。尽管她唱响的二十年无应答的呐喊只是在冰冷的北大西洋里回荡着,但她一直唱了下去。因为——”
就像此刻深夜中的自己,就像深不见底的海洋中一座小小的孤岛。听众们是那群追踪录音的人,靠着自己的故事鼓舞他们熬过孤独,而自己大概永远不会与他们相见,只能透过听筒想象着另一段。
我在期待什么?在心里有些自嘲的笑笑,睁眼看向电子表上闪烁着的数字。故事该结束了。依然保持着平稳的声线,却不易察觉的染上了一丝孤寂,仿佛在感叹此刻的自己一样诉出故事的结语。

“Alice可以引起‘52赫兹’的共鸣。只属于自己的共鸣。”

———————————————————
挺多人都觉得ice不适合这个职业,那么这个是我的理解。我觉得ice相当在意个人空间,就如他的口头禅一样(你在期待什么?)。不希望承受别人过多的期待,习惯一个人。而在本家漫画里,ice面对罗维诺和王嘉龙这样并不算熟悉的角色能正常的交谈,甚至他还对着小番茄微笑过:)。就像面对不熟悉的人有时我们反而会说出心里话,电台这样相对独立隔离的空间反而比需要直接面对别人的工作更适合ice。另外因为已经工作而且设定是已经工作了五年,年龄要比本家大,思想上会更成熟,基本上算是过了叛逆期。

最重要的是,你们真的不觉得ice的声音很适合深夜电台吗!!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