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Ghost Story(一)

      在宿舍看完了几部香港鬼片后,一群少年站起身,表情决绝而严肃,似乎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汤蹈火的准备。他们一口饮尽了面前的啤酒以壮胆,尽管啤酒的度数算不上高。他们准备在贺瑞斯的带领下,向那栋楼进发。

      那栋楼,大家都这么叫它,仿佛说出它的具体位置或名字就会被诅咒似的。其实那栋楼不过是学校废弃的校舍,只是那里闹鬼罢了。而贺瑞斯一行人的目的是为了调查那栋楼中一个鬼故事的真相,或者为那栋楼增添新的鬼故事。

      古旧的地方总有许多鬼故事,转学生贺瑞斯·王在来到新学校的第一天便收获了许多关于那栋楼的鬼故事。有人说,那栋楼三层的楼梯拐角处有一具骷髅,半夜三点就会自己动起来,跳上一支舞;有人说,那栋楼二层住着一个女鬼,长长的头发垂下来,被缠住的人会立即命丧黄泉;有人说,那栋楼入口处有一幅画像,它的眼睛会一直盯着你.......然而流传最广的却是那两个故事,一个是经常在窗口处快速掠过的黑影,甚至有人目睹过它冲出窗外,直上云霄。另一个则是偶尔出现在窗边的白影,它只在夜间出现,白色的影子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醒目,如果被发现则会像雾一般渐渐隐去,轻飘飘的像是一声叹息。一黑一白,让贺瑞斯想起了他还叫王嘉龙的时候,故乡那位先生给他讲过的黑白无常。

       那栋楼位于学校的最西侧,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左边则是寂静的小路。周围如此幽静阴森的环境,让人忍不住怀疑这里是否真的当过校舍。贺瑞斯却格外的喜欢这里,即使他如何也算不上一个喜静的人。从小他就热衷于在监护人午睡时将一串鞭炮点燃。但是故乡那位先生的教诲却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先生说过,读诗的时候要在宁静的地方,才能仔细品味其中的内涵。

      但同时作为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又是喜欢探险的年纪,贺瑞斯当然不可能仅仅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来这里。在这次探险前他就曾只身一人验证过那个关于黑影的鬼故事的真实性。贺瑞斯自诩是个无神论者,他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那些鬼故事。虽然后来进行的一系列探索几乎颠覆了他对自然科学的认知。他认为,那个黑影是一只鸟,诸如乌鸦一类。他曾在那栋楼破碎的窗户上和周围的水泥地上发现过不少的鸟粪。

      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断,贺瑞斯设法弄来了一块鳕鱼当做诱饵。当他布置好陷阱时天还没完全黑透,刚刚好是晚餐时间。贺瑞斯躲进了一旁的灌木。一道黑影从楼里冲出,迅速地冲进了陷阱,接着便传来几声如同中年大叔般的咒骂和翅膀扑棱的声音。手电筒的光让黑影无以遁形。贺瑞斯猜对了,这是一只海鸟,有着鲜艳的喙和圆滚滚的身体,黑色的身体和白色的腹部看起来像只企鹅。最可笑的是它的脸,犹如一个"囧"字,苦大仇深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随后赶来的贺瑞斯的监护人兼英语教师柯克兰先生凭借他年轻时出海远游的经历断定这是一只海鹦,主要生活在挪威北部沿海地区。柯克兰先生当然不是特地前来替他的学生辨别鸟类品种的,只是贺瑞斯翘了下午的英语课。当柯克兰先生看到那块鳕鱼时——已经有一大半进入了那只海鹦的腹中,他粗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我的晚餐!贺瑞斯!"柯克兰先生不顾绅士形象的吼了起来,接着便强忍住悲痛对一旁的少年下了命令"把它放了,宿舍的里不许养宠物。"最后这只鸟叼着剩下的鳕鱼飞走了,贺瑞斯望着它的颈部,才发现那里系着..一个白色的蝴蝶结!他刚刚不是没有注意到,可是他却把它看的那样平常,就像爱丽丝刚刚在看见兔子先生穿着背心揣着怀表跑过去的时候丝毫不感到惊讶一样。

      查出黑影的真相后这个默默无闻的亚裔转学生一下子在学校里声名大噪,大家纷纷将目光集中到贺瑞斯和他的国籍上。"听说中国人都会武术!""我看过的香港电影里的人看起来都身手不凡。""你们知道吗,那个贺瑞斯·王来自武术世家,徒手可以劈开一块砖!"就这样贺瑞斯的身边聚集了一大帮的跟班,他们随时愿意跟他上刀山下火海。     
      所以在贺瑞斯提出探险计划的时候,他们无条件表示赞同,因为他们相信贺瑞斯能保护他们。

      一大伙人趁着宿管转身泡茶的间隙溜出了教室,躲过了路上巡查的老师,最后有惊无险地来到了那栋楼的门口。就像所有的恐怖电影开场那样,伸手轻轻推开门,年久失修的门轴发出"吱呀"的响声。刚一进门他们就看见了那幅传说中的画像,直勾勾地盯着这伙少年,嘴角在手电筒昏暗的灯光下挂着似有似无的诡异笑容。空气似乎被那阴冷的眼神凝结住了,少年们渗出了冷汗。只有贺瑞斯无所谓似得晃了晃手电筒,开口解释道:"因为画像的眼睛在正中,所以无论什么角度看去他都像是在看着你。哦,至于笑容"他突然跑到一个金发少年眼前,将手电筒的光对着下巴往上投去并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过是光线的缘故。好了,我们继续前进!"他随时一挥便带头继续向前,大家"哦"了一声,将信将疑地跟着贺瑞斯上了楼。只有那个金发少年因为刚才的惊吓还愣在原地,见周围无人才赶紧跟上队伍。

      楼道比入口处还要昏暗阴沉,只能凭借手电筒投出的光圈一步一步迈上楼。空旷的楼道除了少年们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什么也没有过于的沉寂和压抑的气氛让人感到焦躁和不安。向上的阶级似乎无穷无尽,黑暗的楼道似乎随时会跳出什么来。"好了,我们快到了。"贺瑞斯的声音在前面响起,打破了压抑的气氛,这时众人也纷纷登上了楼梯口,方才紧张的情绪让他们劳累不堪。"啊!"正当他们松了一口气时,刚才的金发少年便大声尖叫起来,前面有一具骷髅!只没有皮肉包裹只剩下骨头的嘴大张着,手电筒下苍白骇人的手臂向着少年们伸过来,更可怕的是它还发出了中年男人般的大笑!少年们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他们尖叫着,脚步凌乱、溃不成军地向楼梯涌去,狂奔着下了楼。

      只有贺瑞斯还留在原地。那具骷髅继续维持着双臂伸前的动作,却没有挪动半分。它的头盖骨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上了一只系着白蝴蝶结的海鹦。而在骷髅旁边,一缕白烟正隐约浮动着,逐渐构成一个人形。这是最后一个没有揭开的鬼故事,贺瑞斯们此行的目的,那个"白影"。但是贺瑞斯脸上仍然毫无惧意,嘴角甚至微微翘了起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白影"逐渐清晰起来,变成了一个与贺瑞斯年纪相仿的少年。他有着一头白色的短发,泛出奶油色的光泽,发尾向内卷着,脖子上系着一个与海鹦一样的白蝴蝶结。他似乎确实站在那儿,但又似乎并不存在。最让人惊奇的是他的眼睛,瞳色像是最鲜艳的紫三色堇,却又那么纯净,纯净得不食人间烟火。"你为什么叫了那么多人一起来,明明知道我不会在他们面前出现,简直意味不明。"紫瞳少年的眉头微微皱起,带着几分不快问道,轻柔干净的声线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啊抱歉,我以为你会很开心的。"贺瑞斯耸耸肩,语气毫无歉意。

      "晚上好啊,艾斯兰。"

———————————————————

并不知道客户端怎么艾特不过感谢那位提供梗的姑娘(´・ω・`),不熟香的性格大概ooc..文风诡异。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