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佛罗伦萨自述

人设链接:http://bracciale.lofter.com/post/1cc72607_7254e6b

或者戳头x

自述。梗为在佛罗伦萨的灵泊广场,对不幸的灵魂和佛罗伦萨辉煌过往的哀悼。

我一直喜欢在工作结束之后的傍晚,沿着阿诺河散散步。斜阳照射下的阿诺河静静流淌着,宛若一位身着金色盛装的娴静少女,端庄却不失轻盈。沿着河岸徜徉信步,房屋皆是温暖的橙红色调,城市的喧嚣缓缓退去,直至心绪渐渐集中在这片夕阳西下的美景中。
直到走到一条的暗窄小巷,我总会忍不住驻足。这里是佛罗伦萨成的缺口。仅容一人进入的巷口,略略抬起头便能看到墙上已有些模糊的刻字,“1966年11月4日,阿尔诺河来到这里。”耳边仿佛响起来那年的涛涛水声顺着狭窄的巷子涌出,流向的仍是狭窄的灵泊广场。余晖从密集的建筑中撒下,交织形成一道光的网,笼罩着全身。脚下踩过的石板路发出清脆声响,那样黝黑不平,却隐隐反射着点点亮光,如同那年的黑潮般波光粼粼却深不见底。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完成,没有完成的教堂,没有完成的孩子。那些未接受洗礼的孩子们就葬在这里。每次站在这里我的心脏便隐隐作痛,孩子们的灵魂停泊在此,每晚在阿诺河的流水声中入眠。我的思绪不禁如黑潮般涌起,那年佛罗伦萨一如既往地寒冷。十月开始的暴雨浇湿了充满着喜讯的报纸,直至某一天,情绪不定的少女换下金色的盛装,换做一席黑袍洗礼了城市的每个角落,房屋,教堂,图书馆,深深撼动着人们自以为的高枕无忧。而灵魂的泊船终于得以出航,满载着那些未被洗礼的灵魂,只留下那些被黑潮席卷而过的石板,斑驳的黑影附着在此,任凭着时光的磨砺。剩下的只是昔日的辉煌和传说。
佛罗伦萨还是一样的美,但却光辉不再。
我在广场的中央放下几朵刚刚摘下的雏菊,等着光网渐渐消失,夕阳沉入地面。广场的路灯已经投下昏暗苍白的光晕,像是在哀悼,哀悼着那些曾经不幸的灵魂,和这个城市曾经辉煌的过去。

背景补充:1966年的佛罗伦萨洪水之后的七十年代,意大利从社会意识上开始打破了原有的基于大工业生产时代之后福利社会的假象,而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到来使得这个传统型的工业国家无可选择的被落下。而此次洪水后大量的美术馆和图书馆遭到了不可估量的破坏和无可挽回的损失。

——————————————————
第一次写自述,一条咸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