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213fo点梗,cp茨酒,不会取标题反正是发糖的。
*开始写的时候已经299粉了(๑´ㅂ`๑)……

传闻大江山的鬼王无恶不作,什么烧杀抢掠,掳掠民女的事,无一不为。        

鬼族生性贪婪,抢夺到的好东西怎有不带回老巢私藏的道理?但是鬼王酒吞童子,带回大江山的,往往只有几坛美酒罢了。       

也不是没有例外的时候。      

揭开蒙着坛子的红布,美酒的清香便飘溢了出来,隐隐透着些紫苏的味道。酒吞单手拿起酒坛便仰头喝下,清冽的酒液却仿佛烈火灼烧一般熨帖着肺腑。直至一整坛酒没了大半,酒吞才重重地把坛子放下。坛子与沉重的石桌相碰,发出“咚”的响声。“给本大爷滚出来,别躲着。”石桌旁茂密的灌木发出簌簌声响,一个白色的毛团探出头来,红色的鬼角上还挂着零星的叶片。

“吾并没有躲,吾只是被吾友喝酒时威严的身姿镇住了。”那个小小的白色毛团颇为严肃的皱起眉,面对人人畏惧的鬼王,金色的瞳中竟没有丝毫的惊恐,只带着满满的仰慕。酒吞的嘴角不易察觉地勾起一丝笑意。“你倒是挺会说话的,那本大爷赏你一杯酒,你敢喝不敢喝?”“吾友赏赐的酒,哪有不喝的道理。”

茨木童子踮起脚,双手接过了巨大的的酒坛,几乎将半张脸埋进去才勉强喝到了所剩不多的酒液。“咳……咳咳……”被对自己来说过于猛烈的酒呛到,蓬松的白毛随着咳嗽声一下一下的耸动着。茨木抬起头,圆滚滚的眼睛被酒劲冲出了泪花。“吾友…我……”

“小孩子真麻烦。”酒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将兜里刚才就烙得慌的袋子扔到了茨木面前。“这个给你,从山下带来的,吃了就给本大爷闭嘴,不许哭。”说完转身便走了。

茨木打开那个绣着精致花边的袋子,里面装着几颗圆溜溜的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带上了几分琉璃的色泽。抓起几颗放在嘴里,糖球在舌尖渐渐化开,甜味溢满了口腔。茨木鼓起了塞满糖的脸颊,目送着酒吞离开。

总有一天,吾要强大到足以站在吾友的身旁。茨木童子这样想着。

萧瑟的冬季,树木凋零,正是需要好酒驱寒暖身的时候。酒吞童子这样想着的时候,茨木便刚好从山下带了几坛酒过来,要与他共饮。

两人各执一坛,转瞬间便喝完了大半。酒吞放下坛子,刚好与茨木对视。当年的毛团已经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大妖,一头浓密的白发随风飘摇,红色的鬼角生得狰狞,颇有几分威严。唯一不变的是那双金瞳中对自己满满的仰慕。自己终是没有看错人。

“其实除了酒,吾还带了别的东西要送给吾友。”茨木从铠甲中摸出一个袋子,放在石桌上。袋子上精致的花边与酒吞当年给他的糖袋分毫不差。酒吞眯了眯紫色的双眸,开口道:“本大爷从来都不喜欢吃糖,把这东西拿回去。”茨木不语,只是默默的拉开袋子上的绳结,拿起一颗放进嘴里。

接着酒吞的双唇便猝不及防地被覆上,茨木的舌头强行撬开了他的牙关,将糖塞了进去。舌尖传来糖球的甜腻让酒吞忍不住皱起了眉。而茨木并没有急着退出,舌头与酒吞的相互纠缠,在口腔内翻滚搅拌着,加速了糖的溶解。随着二人的动作含在嘴里的糖愈发升温,糖球越来越小。

茨木揽过酒吞的脑袋逐渐加深了这个吻,而酒吞也不再在意着糖的甜腻,只当是茨木的别样情趣。正当两人难舍难分的时候,糖薄脆的表面忽然破开,从里面涌出一股灼热的液体,整个口腔好似燃烧起来一般。酒吞心里微微一动,接着便是满满的快意。

那糖里包裹着的,是酒。

————————————————————————
其实主产地府和黑白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点茨酒(●—●)……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