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丹冰]关于世界杯的脑洞生贺

“等会是你的比赛,dan。”
“也是你的,祝我们胜利!”
丹麦人兴奋地拉开了啤酒的拉环一饮而尽,毫不在意涌出的泡沫。但是艾斯兰在意,因为这是他的房子。

上次的欧洲杯丁马克一边惊讶地叫着“天哪ice!你们进入了欧洲杯,恭喜你们!”,一边拽着他去了法国。

“球赛一定要到现场看。”丁马克说。

艾斯兰有点不爽。2016的欧洲杯丁马克的球队并没有晋级决赛圈,而他取得了第八名的好成绩。他本以为这会让丁马克产生挫败感,可是丁马克本人却毫不在意。他甚至在脸上涂了冰岛国旗为艾斯兰的球队振臂高呼。这让他觉得莫名地丢脸,即使他也很激动。

艾斯兰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足球,而且现场的确比电视转播来得更刺激。但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跟丁马克一起去现场了。他决定留在家里——当然不只是因为丁马克...丁马克只是众多原因中最微不足道那个,他这样想。

然后今晚丁马克就摁响了门铃,“我就住一晚!”,看着即将关上的房门丁马克立即辩解道。

“你怎么不去现场了?”艾斯兰无奈地抹去溅到沙发上的啤酒沫。“嘿,因为我们俩的比赛就差了几个小时,你不觉得我们应该一起看然后为彼此加油吗?”丁马克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有些飘忽。

“...等你的比赛结果出来后,请你立刻回去。”

艾斯兰会喜欢上足球是因为丁马克。他自诩为艾斯兰的监护人,总喜欢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加在艾斯兰头上,包括足球。艾斯兰一开始也对足球产生过跟其他东西一样的抗拒心理,直到他知道这项球类运动是英国佬踢丹麦人的头骨踢出来的。

艾斯兰难得对丁马克带来的东西感兴趣而且十分投入,这让丁马克十分欣慰。他们渐渐开始一起踢球,乐此不疲。

“我没想过这会这么有趣。”艾斯兰脸上难得露出笑容。“你踢得很好,ice,要不要考虑组建一支足球队?”丁马克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被打开。“这不可能,我们人太少了。”“不,这意味着几乎人人都有机会成为足球队员。”艾斯兰看向丁马克,发现对方的蓝眼睛里写满了认真。

球队的组建很艰辛。冰岛气候恶劣,每年只有三个月适合踢足球,还要提防突如其来的大雨。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他也无力建造室内训练场。更糟糕的是,即使自己在私下能和丁马克踢个不相上下,可是球队却节节败退。法罗群岛也嘲笑过艾斯兰的不切实际。但是丁马克却一直支持他,就算在他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1967年那年他14比2输给了丁马克,心灰意冷地买了一打14-2 Stout啤酒——冰岛人为了“纪念”这次比赛推出的新啤酒,然后去找丁马克。他想解散球队了。“不,ice!你不能失去信心,昨天私底下你还赢过我一次!还有,不许喝啤酒,你没有年满十六周岁。”然后丁马克喝光了所有的啤酒,艾斯兰不得不让他在自己家睡了一晚。

“我们赢了!”秘鲁和丹麦的比赛一结束,丁马克就迅速倒在沙发上开始酣睡起来,在倒下去之前还抢过了艾斯兰手里的啤酒换成酸奶。“......”看来今天是赶不走他了,艾斯兰叹了口气,刚准备起身去拿早已备好的毯子,却发现手腕被紧紧抓住。丁马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我就知道你能行ice...嗝...我可是不惜把票送人特地赶过来的,恭喜你进入世界杯!”丁马克揉了揉艾斯兰的头发,这次艾斯兰没有打开他。

“还有,生日快乐。”

—————————————————————
......我还真成了年更博主(。)而且感觉被dan的死蠢气息影响了
其实我完全不懂球,应该也能看出来......但是祝贺ice第一次进入世界杯!
这是第一次写dan和ice的故事,一直在意着ice其实并不是很熟悉dan这个角色。冰冻红豆沙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一年一次的生日快乐啦,ice!(๑•̀ㅁ•́ฅ)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