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Til Hamingju Med Afmaelid

*2017.6.17冰诞。
*cp鲸组
*ooc有


“……我很意外,你居然没有逼我去睡觉。”
“你不是不希望被当成小孩子吗?”
雨后的空气很清新,月光通透清澈,艾斯兰甚至能看清诺威嘴角微微漾起的笑意。冰岛的夏夜很短,短得星光也似乎因此变得更加密集而璀璨。视野前方的海面忠实地倒映着星空,时不时涌起的波浪搅碎星光,水面上连绵的碎冰自顾自的漂浮着。

国庆日的那几天永远都是变幻莫测的鬼天气。生日的前一天,艾斯兰在家中看着书,帕芬趴在一旁的软垫上酣睡。随着书页被一张张翻过,艾斯兰表情平静依旧,心情却跟着微妙地发生了起伏。坚实的门窗挡住了外面的狂风暴雨,也挡住了艾斯兰与外界的交流。“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他试图强迫自己去咀嚼书上的字句。

生活必须要自己度过,生日,或许也一样。

房间内静谧的氛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打开门的那一瞬狂风呼啸着涌进屋子,夹带着雨点。被吵醒的帕芬大声嚷嚷着,艾斯兰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Nore,你怎么……”
“没什么,我就是想来看你。”

站在门口的人一头铂金色的头发被淋得湿透,只有耳旁的呆毛丝毫不受影响地漂浮着。

没有预先通知,莫名其妙的就像上次那个电话。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提及任何跟生日有关的话题。艾斯兰默默转过头,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

短暂的交谈之后,房间再次陷入沉寂。电视放映着北欧著名的无聊节目,铁路仿佛无休止的延伸,掠过大片山河。艾斯兰忍不住望向诺威那边,对方极其专注地盯着电视,仿佛为此而来。

沉默一直持续到雨停。

冰岛的夏季,白昼很漫长,雨过天晴不久太阳便再次露面,和暖的阳光让人几乎看不出下雨的痕迹。雷克雅未克的街头上,错落有致的彩色小房子前早早地挂起了一面面蓝底白边红十字旗,人们已经开始为明天的庆典做准备了。如果国庆日是难得的晴天,那么庆祝游行会很热闹吧。虽然是被突然拉上街,但此时艾斯兰心底的不满已经被尽数扫空,心情也跟着天气好转起来。

右手突然被轻轻握住。

是诺威的手。“我们很久没有这样了吧。”看出艾斯兰想要挣脱,诺威淡淡地说道。艾斯兰一怔,旋即转过头,“可是这样很幼稚。”,却没有再挣扎。小时候,诺威常像这样牵着自己的手,直到自己的监护人变成丁马克,直到诺威在几百年内都没来再见过自己,直到自己开始觉得一个人就好了。重逢后诺威总是试图亲近自己,但他始终保持着一种拒绝的态度。拒绝诺威的亲近,拒绝承认他们的关系,拒绝叫哥哥。那几百年在他们中间竖起了一堵空气墙,摸不着也打不破。

漫长的白昼逐渐走向尾声,天空缓缓地暗了下来。按照正常的作息,这个时候艾斯兰已经睡着了。但是诺威却丝毫没有回去的意图。艾斯兰很意外,可是却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或者说,艾斯兰在期待着什么。毕竟明天即将来临。

两人从市区来到市郊,来到城市边缘。空气混入了丝丝咸味,海浪的拍击声也逐渐清晰。诺威找了块比较平整的地方拉着艾斯兰坐下。

依旧是沉默,直到短暂的夜晚即将过去,晨光微熹。刚冒出头的太阳便将阳光迅速扩展,延伸至整个地平线,海面也像被迅速点亮,金色由远至近层层渲染。蓬勃的金色逐渐充斥了视线,广阔的天地之间,好像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艾斯兰望着缓缓升起的太阳,忽然觉得有点刺眼。伸出的手触到了对方同时伸出的手,心照不宣地握紧。身体的温度互相传递,自身的存在经由旁边的那个人得以确认。

“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诺威忽然低声说道,空灵沙哑得像妖精飞舞时翅膀的轻微摩擦。“……你拿我家的日出给我当生日礼物?”艾斯兰有些无奈,却并不诧异。“不。”诺威慢慢地凑近,在艾斯兰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下一个吻,装作没看到人脸上迅速染上的红晕。“我的礼物是陪你看日出。”

“生日快乐,Ísland。”




————————————————
很久没有写过文了,aph这边更是很长时间没碰了。虽然连着几年(三年?)没有落下过冰诞……写的有多糟糕自己其实心里有数,这篇贺文算是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代吧。不知道明年还会不会给ice过生日,但是到了明年的今天肯定还会暗暗地念叨一下“啊今天是冰岛国庆日之类的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