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ciale

微博@Bracciale

自拟朗伊尔城。

• 城市:朗伊尔城/朗伊尔宾(Longyearbyen)

• 姓名:拉格纳·朗伊尔(Ragnar·Longyear )

• 性别:男

• 年龄:12(实际110+)

• 身高:154

• 浓密的铂金色短发,额前的刘海略偏左,耳旁稍长的两侧盖过耳朵,发尾微微卷起。瞳色是极浅的冰蓝色,就像纯净的冰川(朗伊尔城建于冰原之上)。脖子上常年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下摆绣着挪威国旗,是正式并入挪威时被赠予的。一般不愿意摘下,解释说是因为寒冷和对围巾的珍视,实际上更多是为了掩盖从心脏一直延伸到下颚的大面积烧伤(朗伊尔城于1943年被纳粹德国摧毁,直至ww2才得以重建)。偶尔会戴帽子,带着毛球的深色毛线帽或者海军帽。对服装不太在意,只要足够御寒和方便运动就可以了。出门会携带一把来福枪。

•沉默寡言的男孩,偶尔会露出淡淡的微笑。虽然是座年轻的城市,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这来自于在斯瓦尔巴漫长的黑夜时长久的思考。因为与美国颇有渊源(朗伊尔城由波士顿北极煤公司主要持有人——美国人约翰·朗伊尔建于1906年。),所以继承了美国人的部分天性,喜欢热闹的地方。不过他仍然是个挪威人,对于活动比起参与其中更喜欢其中的氛围,很少会主动参与。不擅长与人交往,但是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真诚。因为年龄尚小仍会有想要冒险的冲动,偶尔会做出一些看似危险的事,但是自认为会把握分寸,常常让人虚惊一场。因为家里总是人来人往所以习惯离别,并不会为此感到非常伤感。注重享受生活,视及时行乐为真理。

• 因为《斯瓦尔巴条约》家里常常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对他们基本上保持友好的态度,除了德国人。见到德国人会避开或者持着冷漠的态度,因为二战的创伤仍然留存在他的心中。热爱自己的祖国,在挪城中与奥斯陆和特罗姆瑟关系最好,将他/她们视为兄长/姐姐,经常会乘坐飞机过去玩(只有奥斯陆和特罗姆瑟有到达朗伊尔的航班)。

•偶尔会沿着过去废弃的木质缆车道散步,回忆幼年时期在矿坑边上的生活,现在也时不时会去矿坑帮忙。比起采矿业更注重对科技研究的学习,认为科研产业才是朗伊尔的未来。喜欢春夏两季,因为那时候家里回来许多人。(采矿,科研和旅游业是朗伊尔城的三大经济支柱)

• 因为恶劣的环境野外生存能力极强。生活节俭,因为饮食搭配不均衡有些营养不良(朗伊尔是不同于本土的低福利低税收,物价极高,尤其是果蔬类食物)。

•非常注重对自己家环境的保护。最喜欢的动物是北极熊(北极熊是斯瓦尔巴群岛的标志),尽管如此也深知北极熊的可怕之处,但也经常在较为安全的地方给北极熊留下食物,希望能以此减少北极熊伤人的事件。喜欢各种极地运动,尤其是狗拉雪橇,养有一只雪橇犬。和这里的孩子们玩得特别好,但并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当他们长得足够大就知道是该告别的时候了(朗伊尔城的孩子们非常多,但是年龄大了之后大多会回本土接受教育)。喜欢摄影,偶尔会去朗伊尔城美术馆看摄影作品。

• 并不很相信宗教,但是会参加周日的教会活动,不过比起活动他更喜欢周二傍晚在教会出售的挪威华夫饼。相比起听腻了的圣经故事对北欧神话更感兴趣。

评论

热度(11)